我们应当如何对待网络直播-花蝶直播首席运营告诉您!

我们应当如何对待网络直播-花蝶直播首席运营告诉您!

作者: 发布时间:2020年10月26日 分类:花蝶app资讯 7221人路过 抢沙发

近期网络直播这一新兴领域大肆崛起,快手、抖音、美拍层出不穷。有人批判网络直播,认为他会带坏未形成成熟三观的青少年。与网络游戏一样,他会让一些孩子走上不循规蹈矩的路,走上更多人不认可的人生,只是每个人的人生定义不同,又何谈何为有意义何为无意义呢?一切的意义甚至规矩不过是人类发展过程中自己做出的条条框框,难道与众不同为天下之不为就是绝对的错?

  

  且不看人类所认为的既定对错,从宏观角度看网络直播、游戏,它无疑是操纵人类大军的一隅,与诸多因素勾连,无法准确预测优劣,国也在大势所趋下接受尝试。在趋势面前,即使是领舵者也无法看清全局,引领全局。我们只是其中千亿分之一的小小数字,处在其中我们更难摸清全局。

  万事万物必有其双面性享其利必受其害,且我们也并不能界定这利害。总会有人异军突起,冒天下之大不韪,带领网络游戏走上新的高度,而人类也会因为游戏的普遍化和认识的合理化成为像电影文学一样的存在。如今的网络直播更是这样,明星直播与粉丝拉近距离,技能知识直播更是清流,钓鱼直播让人掌握技能、了解不同省市,大开眼界。而不为人所愿的内容也必然存在,即便文学作品尚也如此。

  

  钟正阳先生提到映客用户使用映客的原因有交朋友、挣钱、学习、公益,以后可能有客服服务。其实我觉得现在的网络直播以交友为目的者甚少,当红的博主们还是挣钱为主,这样的情况是否会造成青少年的拜金,我觉得会的,但是拜金者无处不在,可能因各种原因形成拜金思想,网络直播只是一个诱因。任何一个人都不能在真空中存在,网络直播也像是一个考验,而非决定性因素。年长者总认为新潮流是毒瘤,会坑害祖国的花朵,所以曾经抵制韩流、抵制rap。赵丽蓉小品《如此包装》也批评了文娱公司服装包装与说唱,但如今看来,即便是夸张的服装或是rap、街舞都是多元的艺术形式,会给人更多美的体验,无法评论对错。但是如今有部分博主唱功一般,凭借长相就获得大量金钱,但是随着行业发展,人们也会产生审美疲劳,真正能够成功的还是有实力、有才华之人,如斗鱼主播冯提莫、陈一发都是实力佳才被更多人推崇。微博上的博主如papi酱、王博文、bigger研究所所长等长相并非绝色也因为才华被人熟知。反而是大量整容网红因本人与照片不符,被网民吐槽。我们的大量公民有优质的素养,能够分辨美与丑,优秀与平庸,在高素质网民的导向之下,我相信青少年也能树立正确价值观。如若有青少年仍旧因此整容,想过一劳永逸的生活,那也一定不是网络直播单方面造成的原因。

  

  一国的兴起然后引发其他国家的争相引进,因为直播的负面影响最多采取措施,无法全方位抵制,也不应全面抵制,我们应该做的是协助调控,发现问题及时检举。如若怕科技腐化人民思想因而阻挡科技,那就如同怕孩子生病把还在放在无菌环境里一样是不可行的,循序渐进出现问题解决问题,才能锻炼领导层解决问题的能力,也能提升人民的判断优劣的能力。前两年电影市场被大量流量包围,烂片横行,人民看清本质后,一同抵制烂片,电影市场蒸蒸日上。我们应该相信我们的人民,我们可能会走一些弯路,但是我们终会走向正轨,教育已经让我们有能力判断优劣。